火神大我

懒,

爬墙爬的贼慢,
冷CP专业户,
喜欢的CP都冷到极点,
坑贼多,
基本上都是坑

『叶蓝』小嫌弃

日常预警,
ooc
ooc
ooc

    国庆兴欣的众人打算聚个餐,顺便欢迎专门从广州来杭州过国庆的蓝河。
    蓝河有点紧张,虽然叶修反复强调,只是一场普普通通的聚餐,不用太紧张。但是蓝河总觉得作为第一次和兴欣众人聚餐,而且还能看到那么多大神,怎么也应该重视一下。
    中午的聚餐陈果订的时间是12点的。叶修本来觉得既然十二点开始,地方又不远,十一点多准备出门也行啊。可是蓝河从早上八点吃过早饭开始就开始为出门而忙忙碌碌了。最初只是他一个人紧张的东忙西忙,后来开始拉上叶修一起准备。
    叶修一开始倒是挺配合的,随着蓝河折腾,不关事整理发型还是简单涂一些护肤品。虽然叶修随性惯了,蓝河精心给他打理的时候感觉有些许不习惯,但是也并非不可以忍受,就由着蓝河随便折腾了。
   蓝河给叶修打理好脸,有仔细的打理了一下自己,然后拿起了发胶准备按照平时的习惯弄一个比较酷的发型。然后叶修劝了他一会,最后还是只是把头发简单的梳了一下。
   然后开始挑选出门准备穿的衣服,蓝河来的时候带了不少衣服过来,自己的衣服倒是不愁,主要就是叶修。叶修本身衣服还是不少,兴欣的三个女孩子给叶修买了不少的衣服,但是叶修基本上都没穿过。本来叶修打算随便挑一件就行了,但是蓝河觉得应该好好搭配一番。
    然后在接下来的一两个小说里叶修完美的变身为奇迹修修,不停的换装,然后搭了不知道多少套蓝河始终不满意。叶修最后觉得要被累死了,终于提出了抗议。
   “小蓝啊,我觉得随便弄弄就行了呗,你看看,你今天早上从八点钟开始就在瞎忙活,我觉得完全没必要啊!”叶修瘫在沙发上,又补充了句:“又不是什么重要场合。”又不是见家长,打扮的那么认真干嘛?
    蓝河瞪了叶修一眼,把他千挑万选的那一套衣服狠狠地拍在沙发的上,然后转身去收拾东西去了。叶修看着蓝河气鼓鼓的样子,低低的笑了一声:“明明都已经很好看了,干嘛这样瞎折腾啊!”
     话音刚落,蓝河就从卧室探出头来,恶狠狠的斜了一眼叶修。然后又回了卧室,叶修看着蓝河绯红的耳尖,笑得意味不明。
    “喂?哦,沐橙啊,我们马上就出门了。
     嗯。
     嗯。
     嗯,那行我先挂了,在换衣服。”
   叶修挂了电话,摸摸索索的忙活了一会儿,蓝河还没有出来。叶修站在卧室门口,探头去看蓝河,蓝河正在收拾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小蓝,沐橙说其他的都在路上了,问要不要来接我们?”
  “不用了,挺麻烦别人的,不是挺近的吗?骑车过去就是了啊!”蓝河看上去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的样子。
   “那行,我去下面等你。”
   “随便你。”
   叶修刚准备好,蓝河就下来了,也不搭理叶修,带上安全帽就坐上了叶修的小电驴。然后使劲的往后靠,坚决不碰叶修,还把脸偏向左边也不看前面的叶修。
   “蓝啊,虽然这个月份还不算太冷,但是也不算太热,没必要隔那么远吧?”叶修憋了一会儿忍不住说到。
    蓝河没说话,但是做出很嫌弃叶修的样子。叶修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也不难想象。
   “小蓝啊,你说你打扮那么好看去见那一群单身狗,多没必要啊!。”
   “哼!”
   “到时候他们盯着你看,我可是要吃醋的啊!”
    “哼~”
    蓝朋友生气了怎么办,哄哄就好了。
   “诶诶诶,你看那两个小哥哥,好可爱啊!特别是后面那个一脸嫌弃的那个!”
   “是挺可爱的,你看他俩穿的是不是情侣装?”
   “是挺像的!”
   “你觉得穿黑色的那个好看,还是蓝色的那个?”
  “蓝色的!”
  “为什么?”
  “黑色的那个带着口罩呢,看不见脸!”

第七:
要好好做人!

在他们的爱情里,有着昭昭朗朗的家国天下。

   我对某个当前大热的真人CP其实挺无感的,但是我很反感他们的粉丝,我曾经因为热爱一个初心CP而误打误撞入了一个群,虽然那个群里面的人都很激进,但是也不是不能理解。
   虽然也曾经因为他们太过激进而退过群,后来鬼使神差又加了回去,但是我很不喜欢他们那种攻击CP并附带攻击真人的行为,所谓一粉顶十黑也不过就这样了!
   我想说的是,我入群是为了,你群名取得理由,而不是天天看你们聊rps,顺道攻击别人,如果你嗑CP,我可以理解,但是我加的是别的CP群不是rps饭圈群谢谢

『叶蓝』拔个罐吧!

    中秋节快乐。

    中秋节,给他们写了一篇特别沙雕的贺文。

    沙雕和ooc齐飞。

  bug贼多,非常的多

   “老蓝,我准备叫饭了,你要我帮你喊一份不?”笔言飞扭过头拍了拍蓝河的肩膀。

    “嗯,行啊,帮我叫一份吧!”蓝河有点木然的点头,手上飞快的写着病程记录。

    “老蓝你要不要看看,这家新出的这个套餐感觉还不错啊!不知道你喜不喜欢?”笔言飞扯了扯蓝河白大褂的领子。

     蓝河忍不可忍,猛地一转头,把腰给扭到了。

     然后蓝河这一整天上班都听见笔言飞和叶涵在他耳朵边念念叨叨,念念叨叨!

    “对了,老蓝,你还记得不?我家楼底下那个兴欣中医养生馆,最近新来了个师傅,听说手法好得很!你要不要去试试!”笔言飞越说越雀跃,恨不得立刻把蓝河拉进去,让那个老师傅蹂躏一番。

    “行行行,去去去!”

     那个中医养生馆蓝河也见过几次,听说之前的老板的是老中医,后来走了之后一直是他女儿在经营,虽然不是什么多有名的馆子,但是一直经营的也不错。就算没什么新来的师傅,也可以尝试来理疗一次。

    馆里飘着一股子中药的味道,但是却不刺鼻。前台坐着一个看上去不到三十岁的男人,低着头不知道在捣鼓着什么。

    笔言飞带着蓝河上前,“你好,请问你们新来的叶 修叶医生在吗?他现在有空吗?”

   “在啊,有空啊,你们找我有事吗?”叶修抬起头,看了看他们三个。

    笔言飞和蓝河有点懵,很明显,这个叶医生看上去并不是他们以为的那种“老中医”。

    叶修把蓝河带进里间,让蓝河趴在床上一边准备用物一边问一下蓝河的病因病史还有生活习惯。考虑到可能治疗一次时间比较久,蓝河先让笔言飞和叶涵先回家了。

   “你知道腰椎间盘突出平时要注意那些吧?”

   “嗯。”

   “你想采取那种治疗方案?”叶修问话的时候有一种不急不缓的感觉,让蓝河紧绷的神经慢慢的放松了下来。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莫名的很信任他。

   “叶医生你帮我推荐一个吧。”

   “行啊,说白了,你现在这种情况主要是以养,你现在年纪小也不严重我能做的也就是为你缓解疼痛,最重要的的要养成良好的生活方式。今天呢,我先给你拔个罐缓解一下疼痛。你看行不?”蓝河最怕人念叨,每次大春在他耳边这么一念他感觉脑子都是嗡嗡嗡的,叶修一说完他就立马点了头。

    “那行,你趴好了,别睡着了啊!衣服脱了呗!”蓝河脱了衣服趴在床上,大概是房间里温度太高了,脸有点红。

     治疗结束之后,叶修把蓝河扶起来,笑着问他:“感觉怎么样?”蓝河点点头,确实感觉好多了,而且叶修给他做治疗的整个过程都很舒服,不知道心理上的因素占了多少。

     结束的时候叶修给蓝河推荐了一些食疗的方法,嘱托了一些平时该注意的。叶修给他一边说一边找了一张纸写着一些医嘱,可惜的是是叶修写的字很漂亮但是蓝河基本上看不懂!

    “叶医生,要不你把单子的东西给我一份,免得我专门去药房跑一趟了?”

    “行。”反正都是增加营业额,叶修自然不会拒绝。

     蓝河走到门口的时候,叶修突然叫住他,“对了,小蓝,这个治疗一次是十个疗程的,下次来的时候还是找我就行。钱已经收了。”(现实肯定不会这么操作的。)

    蓝河看着叶修懒懒的笑和手里的收据,有点无语又有点小高兴。

    最后的最后,叶医生的治疗慢慢的深入蓝医生的生活,最后成为了蓝医生的专属叶医生。

『叶蓝』我的钢笔不见了

     高能预警一下,这篇文,脑洞是阿纸提供的,但是我把它写得很沙雕,非常沙雕,非常ooc,如果可以千万不要看,我怕被打,真的。
     .
.
     当然我也喜欢你们喜欢。

     ①沙雕预警
     ②沙雕预警
     ③沙雕预警

     高三狗发现最近有点奇怪,比如他老是找不到自己的钢笔。

     他的钢笔是他爸送他的,形状很好看,写字很流畅,但是笔身配色辣眼到不行,就像一支马赛克。高三狗认为这支笔最不科学的是:笔身上刻着两个字“叶修”。老爸买笔的时候怎么想的,自己又不叫叶修,为啥要给自己买一支叫叶修的笔。

     叶修一直是一支很优秀的钢笔,不漏墨写字十分顺滑,深得高三狗的喜爱。但是有一个例外,高三狗有一本蓝色封面的五三也是高三狗的心头宝,每次他用叶修在上面做题的时候钢笔总会出一些或大或小的毛病。比如写着写着总会突然不显色了,明明刚刚才加的墨水,然后高三狗每次多划拉两下。

     反正,高三狗总觉得最近他的钢笔和他的五三都怪怪的。一如既往,今天他仍然没有找到他的钢笔,明明昨天用完了放回笔盒里了啊!难道是学习压力太大,傻了?把桌子和抽屉仔仔细细的找了几遍也没找见。

    找了半天,放现被夹到那本蓝色的五三里面了,而且连笔盖都没盖上,可把高三狗心疼的啊!还好高三狗试写了一下没有任何故障。虽然有点疑惑,但是很快高三狗就把这件事情抛诸脑后了。后来无数次的在五三里找到钢笔都有点习惯了。

     至于为什么这支钢笔反反复复的没盖笔盖的出现在五三里,高三狗只是以为是自己学习压力大总是忘记放回笔袋里了。

    高三狗把书一推,灯一关,飞快的窝进被窝里,没几分钟呼吸就渐渐平稳,和周公约会去了。
过了一会儿,桌子上开始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借助从窗户投进房间的路灯光,可以看到一支配色辣眼睛的钢笔朝着一本蓝色的五三滚去,一边滚还一边借助摩擦力脱去笔帽。

    “叶修,你要干嘛?你别过来!还有,你脱衣服干嘛,快穿上!”

    “小蓝,你脸皮别那么薄,又不是第一次了,而且又没有其他人看见,你怕什么!”叶修满不在乎的说,并且接力跳上了蓝河的页面。高三狗睡之前也没把五三关上,所以叶修也不用费劲挤进蓝河的页面里。

   “你你你,是你脸皮太厚了好吗?”蓝河紧张的说话有点语无伦次,叶修在蓝河的身上留下的墨迹都带着红色。叶修轻笑了两声,“呵呵,小蓝啊,你别害羞啊,整的我写的字都成红色的了!”

   “你别说了!”蓝河有点恼羞成怒。

   “行行行,我不说了,我做行了吧!”叶修在这种事情上一向不忸怩。

   “你别乱动,那里不能动,你别乱来!叶修!”两个声音断断续续直到凌晨才慢慢弱下去。――――――――――我是沙雕的分割线――――――――
·
.
.
.
.
  
   哈?

   你问他们在做什么?

   当然是做作业啦。

   如果你明明没把作业做完结,果第二天作业却莫名其妙的完成了,或许是你的作业自己做完的呢?
   .
  .
  .
  .
  .
  .
.
.
.
  
  骗你的。

    我日你妈,别他妈给脸不要脸,就当给你自己积点阴德吧!那么大个人了,要点脸,别他妈总想一些痴心妄想的事情,ojbk?

[黑盟]错

虽然王盟很想拔腿就跑,但是毕竟那么多年也练出来了!也能喜怒不形于色的(实际上是一个人待久了,已经忘记很多表情是怎样做了,也就是成为了传说中的面瘫),迎上前去:“是的,不过老板出了远门,怕是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的!”
    王盟尽量的把话说的小心,既把吴邪的去向说明了,又小心翼翼的下了逐客令。因为他隐约觉得这个人是个狠角儿,他一点也不想请他进铺子去坐着!毕竟自己这六百五一个月的工资肯定是不够买自己这条命的。
    “你是吴邪的伙计?叫什么?”那人伸出手搭在王盟的肩膀上说道,“别紧张,我不是什么好人的!”
“……”,王盟心里有句mmp一定要说!不紧张才有个鬼,你都说你不是什么好人了!尽管内心戏已经九曲十八弯了,但是表面上王盟还是不敢有任何表示!
    “是的,爷,我叫王盟。”王盟的语气小心翼翼的,毕竟像自己这样在一个一年都未必有个人来一次的铺子里工作的人,要是被干掉了!那……呵呵,只需要毁尸灭迹,就能逃之夭夭了吧!
   “小伙计,你看这天气这么冷站在外面说话多难受啊,要不……”黑瞎子凑在王盟的耳边语气颇为轻松的说道。
     在吴山居工作了这么多年,王盟当然不是什么都没有学到,“爷,是我招待不周,里面请!”
     黑瞎子一把把王盟薅了过来,“小伙计,我觉得喝茶就不必了!”王盟一下子松了一口气,“我有点饿了,干脆我们直接去吃饭吧!”
    黑瞎子感到王盟一口气哽在了喉咙里,于是黑瞎子体贴的帮他顺了顺气。没想到他给王盟顺了之后,王盟那一口气更加的哽的稳当了,差点没抽过去!
黑瞎子把王盟的反应看在眼里,差点没憋笑憋死。心里暗暗叹了叹,吴邪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存在,才能教出这样奇葩的伙计。

[赤降]我的系统好像有点不对劲

(5)
     听了降旗的解释,梦原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她那一头短发,倒也不扭呢,给赤司鞠了一躬。“不好意思啊,错怪你了!”松本也不好意思的向赤司道了好几次歉。
     “没事,是我说话不够严谨。”
     “哈哈哈,是我太冲动了!”
     “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事。”
     “时间差不多了,那我们我们就先走了。”
     “嗯,再见。”梦原和松本礼貌的和赤司道别,赤司对她们温柔的笑了笑。
     “叮,松本菜菜子好感度+1,当前好感度46。”
     0817感觉有点抓狂!
     这丫头还记得她穿越的目的吗?她都不去撩攻略目标的的吗?这样怎么能追到攻略目标啊!!
    0816放下手上的《腹黑校草求放过!》(我随便编的别打我),表示:“她还真的不用撩”,说着拍了拍书,“她攻略的对象都是被她好清纯好不做作的气质所吸引,拜倒在她裙下的!”
    0817无奈的趴在桌子上,忍不住问:“这样剧情要怎么推进啊!”
   “她可是带着光环来的,你要相信隔壁玛丽苏系统在某些方面还是挺靠谱的。”0816一边满不在乎的吐槽着,一边在光屏上划来划去不知道在干嘛。
看见光屏上显示的结果,0817不禁感叹,隔壁玛丽苏系统果然靠谱!
如果上天能给降旗光树一个重来的机会,他绝不会答应梦原千里来她家吃饭和学习,这样他至少不会正面撞见火神黑子还有奇迹全员!当降旗光树推开门看见他们的那一瞬间,他感到有点绝望。
“阿降,好巧啊!”
“呀,好巧啊!”
松本害羞的向赤司一行人点了点头。